三个HATS、一首教会实验音乐

传统传声器与嵌入仿真头部和躯干模拟器(HATS)中的传声器录制的三角钢琴录音的比较。

为创造音效及新型音乐会等形式的新体验,录音师Arne Bock和我决定通过双耳录音探索听觉增强现实(AR)装置的可能性。我们想弄清相较于普通环绕立体声设备,如何感知Brüel & Kjær的头部和躯干模拟器(HATS)的音质。我们还想在音乐领域利用双耳录音技术开展实验,并对比双耳回放与环绕立体声回放在听音乐附加值方面的区别。我们对聆听体验以及录音资料的主观使用很感兴趣。

该项目在丹麦奥尔胡斯市(Aarhus)附近里斯考市(Risskov)的Ellevang Church教堂周围开展。该教堂建于1974年,其设计侧重于良好的建筑声学特性,以保证牧师的声音在整个礼拜区域都能被听到。根据该项目完成后的预期效果,该教堂室内空间应实现良好、通透的音响形象,不得有一般教堂里常见的过多混响现象,应能成为一个可用教堂新购置的雅马哈三角钢琴演奏四首原创室内音乐作品的理想环境。

我们有三台不同型号的HATS可供录音:第一种是4100型声品质HATS,其中传声器安装在耳道入口处;第二种是带圆柱形耳道和校准式仿真耳的4128型HATS;第三种是带仿人耳道和校准式耳膜模拟器的5128型高频HATS。

通过对教堂室内环境声和钢琴旁的近距离收音实施同步录音,我们能在混音阶段通过深度感测开展实验。因此,我们完全是根据最佳音乐效果选择了HATS定位法。经过几次实验后,我们发现高频HATS是各款HATS产品中定向性能最佳的模拟器,并且能保持良好的声聚焦,故选用了高频HATS录制环境声(即录音时离钢琴更远,并实现钢琴直达声与室内声响之间的完全平衡)。另外两款HATS置于钢琴周围,用于突显钢琴音的不同音质,但不会在室内产生过多反射音。

出于对比目的,我们在高频HATS后面的理想高度处安装了一个"Williams Star"环绕式麦克风阵列,并在钢琴琴弦上方放置了一个立体声近距离收音系统,以便在后期混音阶段使用。

最后,在加设了环绕式麦克风的情况下,钢琴家埃里克·卡尔托弗(Erik Kaltoft)准备好弹奏Nos Gypédies创作的三个曲段。

““我的使命就是创作能塑造我本人形象的当代音乐。”
丹麦前卫作曲家、音乐家Kristian Rymkier说道。


Kristian Rymkier

丹麦前卫作曲家、音乐家
除了创作室内乐、声乐和管弦乐作品外,Kristian Rymkier在侧重于3D音乐的基础上,还运用各种音响设施和数码音乐创作手段,创作出将空间感作为音乐元素之一、通过耳机体验的空间音乐作品。

  • 巴黎国立高等音乐舞蹈学院(Conservatoire National Supérieur de Musique et de Danse de Paris)硕士学位
  • 丹麦皇家音乐学院(Royal Danish Music Academy)学士学位
  • 荷兰海牙皇家音乐学院(Royal Dutch Conservatory in Den Haag)爵士萨克斯风学士

录音

第一天录音时,在重放时我们很惊讶地发现有一组着重增强的高频率,产生了稀薄的音响形象,我有点怀疑HATS录音法是否有用?低频率和高频率之间的平衡完全不同于标准古典音乐录制时采用的常规录音麦克风。由于这三种HATS的耳道内分别装有传声器膜片,因此很可能出现高频偏置现象。

为将HATS传声器响应传回扩散场响应中,录音师Arne Bock根据Brüel & Kjær提供的频率响应表中的指示,花了些时间对每个HATS声道的均衡器进行编程。效果真的完全不同了!为达到各声道均衡所做的努力确实很值得。回放音开始富有激情,效果的确非常独特。

Arne从未怀疑过均衡器能净化音响形象,但远未达到实际音效所显示的程度。随后,我们花了一天时间录制《Les Champs》,并在教堂内部各处移动,利用HATS完成了钢琴曲的实时双耳录音。

左起:Arne Bock、Erik Kaltoft和Kristian Rymkier

结果

我们发现5128型高频HATS在所选环境位置处可产生良好的3D感和超清晰的音响形象,包括饱满的大钢琴琴音以及精确的室内信息。通过在声场中摇摄HATS,以及无论在经过相同运动后能否发现小细节的容易度,事实证明相较于4100型声品质HATS,5128型产品能给出非常精确的位置信息。利用5128型产品,细节音效更清晰可辨,并且能给听众带来深刻的3D体验,尤其是与另一款HATS相比,混响信息更精确、更清晰。

4100型声品质HATS可产生包含大量空间信息的非常空旷、细化的音景,或许其中略混有混响声。

4128型HATS在深度和细节方面介于另外两款HATS模拟器之间,优于4100型产品,但声强不如5128型产品。

总体来看,5128型产品似乎已是最佳的主接收器,使我们的录音具有明确的细节和空间信息。但在近距离收音情景下使用5128型产品时,录音音效似乎过于聚焦,无法采集钢琴的所有音色等细节。在直接声源位准比混响声更显著的近距离收音情景下,4100型和4128型产品的性能似乎更佳。

通过声品质HATS在室内来回移动,双耳录音使整个空间内的声源有一种极好的平滑感。我们将包含运动信息的这些录音作为新型数码音乐创作的声源素材。

通过将近距离收音的录音作为一种声源,我们将测试混音链内的数码双耳插件能否在设定位置处再现与Brüel & Kjær HATS录音相同的音质和空间信息。插件使我们能在X平面和Y平面内移动声源,这样我们几乎能将声源从钢琴旁移至HATS所在的位置,从而进行直接对比。最后,通过逐一编辑这四首作品的录音,实现立体声和双耳格式的双声迹。为达到最佳效果,应通过耳机播放双耳格式的录音,以再现具有清晰3D空间感的音乐,同时让听众产生他们自己的耳朵代替了HATS仿真耳之感。


Arne Bock

丹麦音响导演兼音响设计师Arne Bock对于多种不同的音乐风格拥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他是音响设计、现场录音和其它各种录音领域最炙手可热的音响设计师之一。他一直都与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荷兰广播爱乐乐团(Netherlands Radio Philharmonic Orchestra)以及瑞典广播交响乐团(Swedish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等多家知名交响乐团合作,他的合作伙伴还包括斯蒂夫·莱奇(Steve Reich)、让·巴蒂斯特·巴荷耶(Jean-Baptiste Barrière)等著名作曲家。Arne还针对与现场扩音同步的环绕音效,设计专门的解决方案,以在音乐厅提供专业的3D音响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