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环境下的声音艺术

极端环境下的声音艺术:描绘南极天气的声音状态

声音艺术家、RMIT大学学者Philip Samartzis博士于2016年初作为澳大利亚南极艺术研究员前往南极的Casey站,探索下降风与建筑和自然环境的相互作用。

作者Philip Samartzis,Bogong声音文化中心艺术总监,澳大利亚RMIT大学艺术学院声音协调员

我的项目起源于对Herbert Ponting和Frank Hurley的创新摄影的迷恋,他们通过结合人物、构建物和气象,构建并描绘了一个非常神秘和异域的地方。Hurley摄于1912年的两张标志性照片,The Blizzard和Leaning on the Wind,使我对他描绘的冰上生活特别感兴趣。这些照片使用了混合技术,包括分段场景和复合印刷,表现了大气的剧烈影响,这几乎是传统纪实摄影不可能做到的。 这些在剧烈气象条件下形成的令人回味无穷的抽象风景描绘,让我深受启发,我想知道是否可以使用等值描述及录音技术,来展现在极端气候中的声音体验。Sound art in extremis

Sound art in extremisDenison海角的暴雪 - Frank Hurley - 摄于1912年1912

声音的重力效应
脑海中牢刻着猛烈的风和变幻无常的风景图像,我在东南极洲的Casey站进行了三周的现场工作,考察了下降风对极站和周围环境的影响。下降风是一种低重力风,它在沿着斜坡向下运动时获得动力。由于位处海拔缓慢上升到1395米的Law 冰丘的底部,这种情况在Casey站尤为普遍。当温度较低的下降风与温度较高的陆上风相混合时,会出现一个不稳定的天气环境,使Casey站成为我理想中的考察地。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下降风在建筑和自然环境中塑造声音的方式。它的轨迹可以使声音远离你或接近你。它的强度可以掩蔽声音,反之则使声音更显著。最凶猛的时候,它几乎可以清除所及之处的一切。与建筑环境的碰撞将下降风变成一系列强烈的上升和下降音——类似增压风弦琴。钢结构和绝缘板隔绝出的建筑物内部沉寂的氛围制造了与环境强烈的隔离感。而在建筑外部,通过各种表面和材料在巨大压力下发出的共振,能感觉其波动剧烈,似乎摇摇欲坠。有一次当我在冻得结冰的门廊上录音时,发现阵风竟超过185公里/小时,掠过从白茫茫深渊中冒出的风速计尖端,发出的刺耳的尖锐声响证明了它有多么凶猛。

Sound art in extremis

极限交响乐

三周多以来,我记录了一系列由风激发,被寒冷塑造的声音: 在金属板上跳跃的冰雪颗粒、激烈抖动的旗帜、呜咽发声的电缆、随风翻腾的脆弱的塑料板、冷漠的建筑物和基础设施、穿过荒凉冰场的阵风,以及冷暖对极地环境的改变。 为了记录多变的环境,我配置了Brüel & Kjær的各种设备组合,包括四个老式录音传声器、两个防风雨传声器和前置放大器组件,一个微型水听器和四个小型压电式加速度计。 这些使我能够同时记录空气、水和结构传导的声音,以展现湍流和压力对极站及其周边环境的影响。

这些录音将是展现和设计一系列新作品的基础,用以身临其境地触摸、体验极端天气中的声波生态。一项在墨尔本Speak Percussion中新的演唱会工作正在进行中,它将结合多声道录音与声学仪器,包括特别设计的冰乐器和风机器。通过现场、声音和空间的相互融合,实现声音艺术和体验效果的变化,进而形成对极端环境的生动和戏剧性的观感。

聆听原始录音

与Speak Percussion合作Polar Force将于2018年在Hobart的MONA FOMA节上首映。

Sound art in extremis

Philip Samartzis感谢Maurizio Demontis,Brüel&Kjær墨尔本,The Australian Antarctic Division和Creative Victoria的对本项目的慷慨支持